页面未找到

孤怜哽咽的亡灵


我孤怜哽咽的亡灵
在夜色里穿过
河水飘起忧伤
亮光
好大,好大的眼睛
回不去
最后消失的记忆
张望的照片它犹在。

它在孤怜哽咽悲伤
张着嘴
说还在,露珠微心;
白发举起
天亮前风中的沉默;
它似于有个设定
淋浴完日月星光
蒸发掉肉身,就回来。

它说:
灵魂是花园的一草一花
孤灵永远存在
灵魂会长高,它长高了。
于是,它化作风
不幸的影子
它要吹走,离开寂寥的梦。

如今,我与灵魂一般高
我听着它的哽咽哭泣
看到一本银白色的书
书页里
飞出一只洁白色的蝴蝶
张开是一页白纸的沉默语言
闭开是一卷白纸的思语翅膀。

我伸出手去扶摸
它不再
孤怜、凄婉、咽泪、惆怅
微笑着
嫣然飞向一扇悟性的花园。